文化生活
【散文】又见枇杷一树金 作者:赵闻迪
时间:2020-06-23  来源:集团公司  编辑:苏旻  浏览量:
  
   浅夏时节,街头巷尾出现了许多卖枇杷的摊子,那金灿灿的果实看上去真是喜人,果肉软而多汁,酸酸甜甜的味道含着沁人芬芳,打开了我记忆的大门……

    那一年,我家刚刚搬到市区,我也转学到了市一中的初中部。第一天上学途中,我路过一户人家,他家院子里的一棵树吸引了我的目光。那棵树主干挺直,枝繁叶茂,像一把撑开的大伞,亭亭如盖,翠绿厚实的叶片间藏着粒粒青色的圆果子,花生米大小,十分可爱。久居城郊的我从未见过这种果子,一时好奇便想凑近些看看、闻闻、摸摸,这时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喝止住了我:“不许摘!”我急忙缩回手,一个娇小的女孩风一样地跑过来。她留着可爱的“蘑菇头”,乌黑灵活的大眼睛,雪白细腻的瓜子脸,俊美的像动画片里的小孩。“我不摘,我只是想看看这是什么果子……”“枇杷,你不认识?”我摇摇头,转身走开。

    没想到,走进教室,我第一眼就看到坐在第一排的她,她冲我扮了个鬼脸。

    我就这样认识了小敏。

    每天上学,路过她家小院,我喊一声:“小敏!”她就推开纱门,轻快地跳下台阶,一路小跑过来。那棵枇杷树,叶片越来越青翠,小圆果子一天比一天大,颜色也由半青半黄转为金黄,黄色又渐渐加深,引得鸟儿绕着树飞来飞去,吵闹不已。

    有一天上学,小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绢包递给我,神秘地对我说:“课间操时再打开看。”做完课间操,我急忙从书包里拿出手绢包打开,哇!十来颗金灿灿的长圆形果子露了出来,果子上遍布着一层白色的绒毛,真好看!我正在欣赏着,突然,一只手飞快地伸过来,一把抢走了我的手绢包,我还未反应过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喝道:“‘野猴子’!还回来!”只见小敏风一样地跑过去,一把揪住那个外号叫“野猴子”的男孩,小拳头像风车一样抡了上去。“野猴子”一边躲一边笑着说:“给我两个,就两个,好不好?”“不好!一个也不给!”同学们看到这一幕,都哈哈大笑起来。

    浅夏时节,小敏家的枇杷树是一道亮丽而诱人的风景,枝叶浓翠,一树金果累累垂垂,清香四溢,鸟蝶翩翩。小敏一家人都热情好客,院门敞开,邻居路过,进去摘几个枇杷尝鲜,坐在石凳上拉会儿家长里短;小孩子去了,小敏妈妈更是和气,不但帮他们摘,还拿出糖果给他们吃。吃不完的枇杷,小敏妈妈洗净、晾干、挖去核儿、掺上冰糖熬成果酱。小敏送给我一瓶,说冰糖枇杷果酱润肺止咳、清咽利喉,用温开水冲着喝、抹馒头或面包吃,味道都好。那果酱黄澄澄的,看着就十分诱人,舀一勺品尝,酸甜凉润,唇齿留香。

    枇杷的果核也很好玩儿,滑溜溜的,可以当玩具,我们女孩子爱用枇杷果核“打方格子”玩儿。不用说,枇杷果核都是小敏提供的。

    有些朋友,走着走着就散了。初中毕业后,小敏因家庭变故没有上高中,而是上了技校,早早进工厂上班,而后他们家也搬走了。我辗转听说小敏在工厂里上班很辛苦、很吃力,我心里酸酸的,以小敏的成绩,考上重点高中不成问题。每次经过那株枇杷树,我都会产生一种错觉,只要叫一声:“小敏!”那个像小鹿一样活泼灵巧的女孩子就会清脆地答应着从屋里跑出来。

    再次跟小敏相逢是八年之后,我回到家乡工作,看见她,我吃了一惊,昔日那个长年一身运动服、白球鞋、短头发的“假小子”变成一名长发飘飘、长裙飘飘的文雅淑女,只是谈笑间还是那样爽朗活泼。她正在和一个很优秀的男孩谈恋爱,两人一起学习、考证。在工作上,她很快就要成为预备党员了,主任准备培养她当全厂第一个女工负责人。我打心眼儿里替她高兴。

    一个周末,我去小敏家里玩儿。她家楼下有一棵小树,我一眼就认出来是枇杷树。“我种的,等结出果子了,第一个请你吃。”笑声中,我仿佛又回到无忧无虑的初中时代,仿佛又看到那一树金灿灿的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