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散文】在矿上洗澡 作者:曹多根
时间:2020-09-11  来源:淮河能源集团  编辑:苏旻  浏览量:
  
    在煤矿工作是与大自然作斗争,时刻面临瓦斯、顶板等各类安全风险,其特殊性决定了从入井那一刻起便要如履薄冰,时时处处精心细心,绝不能掉以轻心。每当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洗澡对于矿工来说是具有特殊意义的。洗过澡后才算结束一天辛勤的劳作,洗过澡后一群工友们吃饭喝酒才香,洗过澡后才能让老婆孩子看到自己快乐的样子……

    我对于煤矿真正的认识也是源于澡堂子。八岁以后到了上学的年龄,对于大多数矿工子弟来说,这个年龄的孩子就等于半个“小大人”了,洗澡就变成了自己的必修课。那时我住在毕家岗矿旁边,每到周末,几个小伙伴都会相聚去矿里的澡堂洗澡。那时感觉洗澡就是周末最快乐的时光,每到固定的时间,那个清水池子里都是一大帮孩子,后来才知道那个池子是大人们舍不得用的,哪怕是别的池子水再脏,他们也会在周末提前把这池清水留下来。因为他们知道到了周末,自己和工友的孩子们会来洗澡,这也变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一个做法。

    说是洗澡不如说是玩耍。当时大人们上窑洗澡都会在旁边的池子,开心地看着我们,时不时地调侃下大家,或伸手在我们脸上画上一道“黑胡子”,或走来在我们身上划拉一下,大家也不刻意地躲,最多捧一捧水还击一下。这时笑声、嬉闹声充实着整个澡堂子,看得出那个时候也是大家最开心的时刻。有时,偶尔一个大人会找出自己的孩子,丢过去一块肥皂大喊一声:“快点洗好回家吃饭。”那个孩子定会无比开心地跑过去替爸爸搓背,那时我们都会看到他们开心地笑着,露出一嘴的白牙。其他的孩子也在等待,如果能够从分不清相貌的黑脸下找出自己的父亲或者亲戚总是一件无比自豪的事,一般大家都是能找到的,因为我们早就计算好了时间,洗澡的时候就是在等候。

    参加工作以后,我作为一名矿工对于洗澡的理解更加深刻了。记得有一次,矿工会组织家属来矿慰问,我的爱人和孩子也来了。家属是个知识分子,对煤矿的理解也许仅仅限于电视上看到的那些,记得当时我上井在走道上看到她的时候感到很茫然,也感到很不好意思,身边的工友也多是跑跑躲躲,直到有个孩子叫了一声“爸爸”大家都停下了脚步。工友们笑着,笑得流出泪;家属们也笑着,笑声中夹杂着哽咽。工友们走到了自己老婆孩子身边,不敢用手触碰他们,只是像看着至宝一样盯住他们,老婆孩子却不管丈夫身上的煤灰紧紧地拥抱着自己的丈夫、自己的父亲,很久之后大家才分开。不知何时一个家属说了一句:“老公辛苦了,以后家里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尽最大努力把家庭照顾好,让你有精力干好工作”。我爱人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我尴尬的说了一句:“老婆你看,我这个‘兵头将尾’的作用大吧,这身后都是我的兵”。看着老婆心疼我的样子自己带头说了一句:“兄弟们走洗澡去,洗干净点回家陪老婆孩子。”大家大声地笑着,在家人充满爱意的目光下走向了浴室。

    大家开心地走着,这时一个工友说了一句:“谁家的几个小子跟在我们后面?”我回头一看,自己的儿子也在其中。儿子带头说:“你们要带我们洗个澡,是妈妈和阿姨们说的。”一瞬间,自己仿佛回到了从前,大家看着孩子们仿佛看到了自己小的时候,时间也好像在此刻发生了复制。我们也给孩子们留下一个清水池子,看着他们嬉戏着,我们也会在他们脸上画上一道“黑胡子”……那一刻我在想:我也要像父辈对自己一样,传承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老煤矿精神,不论这帮孩子以后从事什么工作,也不论这帮孩子以后身在哪里,有了这种精神他们面对任何困难的时候都不会气馁、不会泄劲,因为他们是咱们淮南矿工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