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散文】老槐树下的奶奶 作者:廖延竹
时间:2020-10-10  来源:淮河能源网  编辑:苏旻  浏览量:
  
    生活中,每个人经历的烟雨风尘不尽相同,有些回忆如烟花般绚烂,有些回忆却如月圆月缺,悲喜不同。当所有的回忆落满尘埃,也还会经常在内心诉说那虽渐行却未渐远的事。

    在我的记忆中,有两个画面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一是彩霞满天的夕阳,每当夕阳西下倦鸟归林的时候,就搬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一直看夕阳慢慢地变化着,然后发挥出那个年龄最大的幻想,去揣摩夕阳那边有小村庄、乡间小道、树荫成片的森林、以及变幻莫测的云彩。浓浓的生活气息,虽然和现实生活差不多,但感觉还是比现实生活要美得太多了。

    再就是湛蓝、透亮的天空,以及一棵经历过风雨,见证过沧桑岁月,年龄比孩提时的我还要大的紧挨着老屋的老槐树,靠在老槐树下打盹的奶奶,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照射进来,随着树叶的摇曳,波光粼粼,斑驳光亮地照在奶奶的身上。而奶奶那有点凌乱的银发随风在空中飘舞。那情那景,老屋、老槐树、慈祥的老人,偶尔几声鸟鸣,那样的相互映衬,形成一副脱尘的寂静的古典美,而这个最美的画面永远的定格在我记忆最深处。

    奶奶虽然不识字,但却集中国传统女性所有的美德于一身。奶奶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一年四季都穿传统对襟的上衣,扎着的小裤脚类似于现在的小灯笼裤,一双裹得很小的脚,向人们无声的诉说她那个年代特有的女性受歧视的产物。

    由于脚小,奶奶很少下地或出远门,就一心一意地照顾爷爷的饮食起居,几乎从不和爷爷吵架拌嘴,女人的三从四德在奶奶身上最完美地体现出来。那时候没有电视,闲暇时奶奶就拿着她的针线盒,搬一把小凳子,把家里人所有烂了的衣服拿着,在院子东边的老槐树下一门心思的静静地补着衣服。而老槐树总是极尽之所有的树叶为奶奶遮风挡阳,把清风凉爽送给与它为伴的奶奶,而爷爷怕奶奶一个人孤单,就在树下做了个秋千,这样就吸引了一群爱贪玩的小孩只要放学就去树下玩,已减轻奶奶一个人的孤单。尤其是我没事的时候,就特爱到奶奶那,一边悠闲地荡着秋千,一边陪奶奶唠嗑。

    每到盛夏的时候,老槐树十分茂盛,葱郁巍然,绿冠如云,撑开的巨伞遮住火热的阳光,洒下一片绿荫,为人们撑起一片清凉的世界。那时候没有风扇,中午热得睡不着,大都到树下乘凉。所以每到中午,也是老槐树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候。喝茶的,下棋的,聊天的,就这样丰富着人们一天的精神生活。

    岁月不饶人,树未老去人已老,奶奶越来越衰老的身体靠在老槐树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常常半眯着眼睛,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念叨着:风婆婆放风来,大风不来小风来,给你麻线扎口袋,扎不住挂枣树,哩哩啦啦洒一路。可能是心理作用,每当奶奶说完,我就感觉有一阵清风吹来,顿觉凉爽许多。不大一会时间,奶奶摇蒲扇的手渐渐慢了下来,不知不觉靠在老槐树上就睡着了。而她满头银发,总有零碎的些许在风中凌舞,忽而遮眼,忽而轻轻抚摸那沧桑的脸颊,一副农村最常见最淳朴的自然午休图是那么静逸,温馨。

    每年盛夏,到了晚上,早早的就和奶奶搬一张竹床,到老槐树下,我无忧地仰望星空,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地上,空中弥漫着淡淡的夜来香,微风吹过,树影婆娑,沙沙作响。老槐树及周围所有的一草一木都像蒙着一层纱,朦朦胧胧如梦如幻,而奶奶慢慢地讲着她所知道的并不多的故事,温馨的时光就这样静静地流淌着。我喜欢夜晚的一切,尤其是老槐树,在夜色阑珊中比白天神秘了许多,影子在月光下不断的变幻出各种姿态,一幅流动着的画卷铺展开来,就像是画家随意泼墨挥毫画出的一幅最自然的水墨丹青。以至于多年以后,奶奶离开了人世,老槐树也因为要重新规划盖新房被无奈地砍掉,我伤心了很久。从此,奶奶、老槐树永远定格在记忆最深处,一想到奶奶,马上就出现奶奶在老槐树下,那随风飘凌的白发。而回忆中,这个画面的瞬间,温暖了整个曾经。

    现在的农村有了大的变化,家家户户小楼林立,花花草草也布满了庭院,但想见到浓荫成片的大树很难了。有时候回妈妈那,总想寻找儿时的一点生活气息。就会到以前奶奶住的老地方去转转,虽然看不到儿时的那情那景,但轻轻地闭上眼,老槐树,嬉笑打闹的孩童那朗朗的笑声,靠在老槐树下或做针线活,或摇着蒲扇闭目养神的奶奶,总是清晰地浮现在脑海。

    人生最深的惆怅,莫过于回忆幸福不在的时光。那时候一直觉得不在意,但是当一切变成了回忆,才发现,回忆是一帧发黄退色的老照片。寂然凝望,往事已苍老,有语无从说,内心竟无法承受这种:空作看客唯惆怅,欲寻往事已魂消的失落的感觉!

    生活在岁月的流转中循回穿梭,每天的日出日落,流淌着生活的情趣,弥漫着生活的味道。酸甜苦辣,百味人生,曾经的美好,都化作春花秋月的故事。天依旧清亮,风仍然分明,而回忆的两岸,只剩下思念的距离,终究无法以一苇渡航,无奈!无奈!我在这头,奶奶、老槐树在那头!